修养宠辱不惊的定力

修养宠辱不惊的定力
文/许海兵据《新唐书·卢承庆传》记载,唐太宗时期,卢承庆担任吏部考功员外郎,担任查核官员政绩。有一次,一个监督漕运的官员由于遭受劲风而丢掉粮食,卢承庆所以给他评为中下,成果这名官员依然神色自若,卢承庆垂青他的气量,以为遭受天灾,非人力所能抢救,又改评为中中。但是这名官员既没有欢呼雀跃,也没有羞愧难当,卢承庆对他的反响非常欣赏,称誉他“宠辱不惊”,终究改评为中上,这便是成语“宠辱不惊”的由来。宠辱不惊,是一门日子艺术,更是一种处世才智,是处变不惊,更是泰然处之。人生在世,不免有褒有贬,有毁有誉,有荣有辱,本粗茶淡饭,假如凡事锱铢必较,必定跋前疐后。功功利禄如浮云,荣辱得失皆放下。荣华富有时安然面临,无权无势时漠然处之,若能如此清醒应对,便不难到达“不以物喜,不以已悲”的至高境地。民国元老、书法家于右任,千锤百炼,却终身恬淡、荣辱自安。常有友人问及于右任高寿的养生之道,他却总是指着客厅墙上高悬的那幅字画,笑而不言。原本这是一幅适意的莲花图,周围是一副对联:不思八九,常想一二。常言道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。假使心为物役,患得患失,就只会被失望、失望窒息心智,人生的路程就会注定好像负重爬山般寸步难行。只要如于右任般恬淡功利、宠辱不惊,才干做到知足不辱、知止不殆,而古往今来的万千案例也充分证明,凡事有所成、业有所就者无不具有宠辱不惊这种难能可贵的品质。自古宦途不平坦,起起落落、沉沉浮浮更是粗茶淡饭。假如计较于一时的功利得失,那便不免心浮气躁,郁气难平。清末小说家张春帆曾作《宦海》一书,将官场比作“宦海”,如此比方形象而生动,“宦海波澜,官场鬼域,出门荆棘,跬步崎呕”,当官就像在海上流浪相同,时起时伏、潮起潮落,有时被抛上浪尖,有时又下跌谷底,不免会遇到劲风大浪,乃至大风大浪。所以为官者都应修养宠辱不惊的定力,不管身处顺境窘境都沉着面临,以恬淡之心为人,以漠然之心处世,如此方可“一览众山小”,将人间富有尽收眼底。常言道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其实不光宦途沉浮不定,人生之路又何曾不是如此?朱元璋由一个乞丐到九五之尊,曹雪芹由富有风流到举家食粥,起起落落、浮浮沉沉,原本便是生命的底色。人间万象,荆棘丛生,波折失利经常呈现,世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也在所不免,所有这些都是客观存在,不可能事事尽如己意。有人说,最完美的产品在广告里,最完美的爱情在小说里,最完美的婚姻在梦境里……在绵长的人生旅途中,不管谁都会遭受高潮低落、满意失落、昌盛式微,假如一旦遇上艰难困苦登时便心灰意懒、一蹶不振,那就永久不会有时机重整旗鼓。而当一个人处于人生和工作的高峰,不知收敛、肆意妄为,狂傲自负、忘乎所以,那间隔日薄西山、走投无路其实现已不远。正所谓“盛极必反”,当富有落尽,又有几人记住彼时的艳丽绚烂?失落事来,治之以忍,方不为失落所苦;快心思来,处之以淡,方不为快心所惑。人生就应该不为成功而雀跃,不为失利而低沉,不以一时的成败得失而或喜或悲,要迅速地从成功的光环中清醒过来或许从失利的暗影中振奋起来,以得之安然、失之漠然、争其必定、顺从其美的情绪沉着面临日子的悲欢离合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